IAN余生

Loner.

夜班車。

台北的夜班車,沒有擁擠,沒有喧嘩,
有的只是靜靜過自己人生的每一個人⋯

今天陰天,世界有多大,我們就有多渺小,一直喜歡海邊帶給我的空曠感,彷彿身心一切被掏空,被重新啟動。
山東,青島。